EC大法好/獒龙宁爱
全职厨/周叶周喻/莱汀VK森七慎夜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入门手帐er/吃吃吃睡睡睡天天开心
深陷Marvel坑/一心想当文手qaq
梦想是成为广告设计狗/一美二鲨哈哈哈
山今今最傻

【全职周喻】 瞬 ||喻文州生贺||短篇已结

*第五赛季的小周穿越遇见青训营的文州
*原作向,治愈非致郁
*喻文州生日快乐w

 

 

“转瞬之间,忽见恍若隔世你的脸。”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周泽楷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句话来。这一瞬间,他觉得这句话也就只有这句话能解释为什么他现在站在蓝雨青训营的走廊上。

 

因为第二天是客场对战蓝雨,这又是他正式出道的第一场比赛,所以他难免有些紧张与期待,以至于他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还不能入睡。他记得几分钟前他刚通过数鱼才勉强进入了睡眠,怎么现在突然在蓝雨的青训营?

 

是梦吧。

周泽楷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喻文州的了。他的性子生来就闷,这事从未与他人提起,更别说是告诉喻文州本人。

 

他知道自己的这份心意有些畸形,至少在现在这个社会是的。周泽楷也纠结过,是崇拜,是敬爱吧。他曾无数次试图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但最后的结果都是否定的,他真的喜欢上了一个性别跟自己相同的人。

 

爱的种子被种下,日日夜夜被缱绻在心底的爱意浇灌着,终有一天幼芽破土而出,春夏秋冬轮番而过,茎秆愈来愈高,也愈来愈粗壮,立在他的心田间,仿佛撑起了整个世界。根系不断的汲取营养,向下蔓延至内心深处。

 

走廊上很是冷清,一个人也没有。窗外的天穹已被夕阳染红,它透过厚重的云翳,透过走廊尽头的窗子洒了进来,落在周泽楷的发梢上,像是一个从童话镇偷跑出来的金色精灵暂时停留在他的发梢。周泽楷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环境,站在原地愣了会儿,决定去蓝雨正选的训练室找喻文州。

 

一转身,周泽楷看到了不远处的电子钟,上面清清楚楚的显示着:2016年8月16日。旁边还有一块白板写着:距离下一次测试还有1天。

 

2016年?

 

如果周泽楷没记错的话,这一年喻文州正在青训营,因为手速的原因每次都在及格线上苦苦挣扎,打着擦边球通过测试。那也就是说……喻文州现在还在青训营的训练室?

 

周泽楷转过视线望着不远处的训练室,门虚掩着,有些许光从那一线缝隙里钻了出来,它在告诉周泽楷:训练室有人。

 

十六岁的喻文州吗?

 

虽然喻文州自己很少提起他的青训营时光,但关于他是如何一步一步从及格线挣扎过来,如何不卑不亢的连赢魏琛三局,如何凭借出色的战术成为蓝雨队长的事,在荣耀官方论坛却不知被人说了多少遍。

 

周泽楷压下心头快要溢出的喜悦和期待,将脚步放慢放轻,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训练室的门。

 

 

 

已经下训半个多小时了,但喻文州没有离开,他在给自己加训。

 

空落落的,偌大的训练室就只剩下了喻文州一个。他没有开灯,电脑屏幕的光映在他脸上,原本白皙的脸愈发显得白。他紧盯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个小人,手里的操作要跟上那节奏似乎有些吃力,但他仍在坚持,寻找着突破。

 

终于——他失败了。

 

望着屏幕上显示的“GAME OVER”,一股懊恼涌上心头,这一瞬间他被无助裹住,往日他人对他的冷嘲热讽,对他的不信任一一在脑海里闪现。长久积压在心底的失望和无力在这一瞬间撕裂了封存的胶条,疯狂的从心底钻出,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擒住了喻文州的心脏。

 

 

他累了,甚至有点想放弃。

 

 

 

喻文州推开摆在桌前的战术笔记本,额头抵在冰冷的桌面,目光停在平放在膝头的双手上。他无力去改变手速慢这个既定事实,却也不甘心就此离开。喻文州从来不是一个轻易说放弃的人。

 

一想到第二天就是阶段性测试了,他眯了眯因长时间盯着电脑而有些酸胀的双眼,轻叹一声,慢慢抬起头,准备接着训练。突然,训练室的灯被人打开了,喻文州习惯了黑暗,这突如其来的光线迫使他紧闭双眼,花了些时间适应好了才把视线投到门边站着的人身上。

 

“抱……抱歉。”

 

周泽楷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跟喻文州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但看着喻文州因为自己贸然开灯而紧锁的眉头,他感到十分的抱歉。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这也不怪周泽楷,他本身就不是个善于打开话茬的人,再加上这可以说是第一次见喻文州,周泽楷有些紧张。

 

“没关系。”

 

他听见离他不远处的喻文州说到,声音温和轻柔,嘴角还噙着些笑容。但周泽楷看到了,他看到了那公式化笑容下,蕴藏了疲惫与无力。

 

“你好,我是喻文州,你找谁吗?”

 

见来人站在那儿迟迟不动,喻文州先发问了。青训营里都是些十几岁的青少年,偶尔有思念自家孩子的家长来看望也不足为奇。只不过眼前这人作为父母辈来说……那也太年轻了吧。仔细思索了会儿,也不记得谁有个哥哥啊。

 

“呃……周泽楷。”

 

周泽楷被喻文州看得有些不自在,掌心沁出不少冷汗,垂在身侧的手的食指和拇指不停的摩挲着牛仔裤。他没有回答喻文州的问题,他不是来找谁的,要说找,那也是找喻文州的。但依周泽楷那腼腆的性子怎么可能说出来。

 

“那你先坐会儿。”

 

喻文州见周泽楷没回答,也没追问,抬手指了指旁边的小沙发,又指了指电脑。

 

“我得继续训练了。”

 

不等他回答,喻文州便转了视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训练。

 

周泽楷的视力很好,他看到不远处的告示栏里贴了张测试成绩单,是上个月的。红色记号笔划出了及格线,喻文州的名字刚好在那根线的上面一个,很明显,是险过。

 

他没有去坐着,也没上前去近距离看喻文州训练。只是隔了几米站着,看喻文州使劲浑身解数的去跟上训练软件的节奏,然后,落败。

 

如果可以,周泽楷真想帮他一把。他看着喻文州眼里的星光点点的黯淡,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疲惫与失望。坐在椅子上的喻文州脊背笔直,但在周泽楷看来却已经被那沉重的压力压得弯曲变形。

 

又失败了。

 

喻文州听见心底有个声音这么说道。几轮下来的失败压得他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时间不早了,他索性关了电脑,准备去吃晚饭。

 

“别放弃。”

 

周泽楷看得见喻文州的失落,他忍住了冲过去抱住那个瘦小少年的冲动,他走到喻文州旁边蹲下来,轻轻的握住他的手,试图用掌心的温度传递对喻文州的关心与鼓励。

 

喻文州大概是被吓了一跳,原本半耷拉着的眼睛睁大,置于双膝上的双手没有因惊吓而反射性的缩回,而是任由这个刚认识不到十分钟的人覆着。

 

“相信自己。”

“将来可以拿冠军。”

周泽楷微微抬头看着喻文州,不容置疑的语气,吐字清晰,字字掷地有声,比任何人都对喻文州有信心。

 

喻文州愣住了,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位比他大不少的人从何而来,突然出现在青训营的目的是什么,更不知道他为什么素未谋面却对自己如此充满信心。

 

但莫名其妙的,喻文州低头看着周泽楷,他眼神坚定,不容任何人质疑。喻文州笑了笑,他似乎相信了周泽楷的话。

 

“好,谢谢你,我会继续坚持的。”

 

鬼使神差的,周泽楷抬手摸了摸喻文州的发顶,眼睛弯成一条缝,微微笑了笑,声音柔和。

 

“文州,加油。”

 

 

 

 

 

“荣耀职业联赛第五赛季正式开始,下面我们有请蓝雨战队和轮回战队入场。”

 

主持人一语毕,现场的粉丝们掌声尖叫声呼喊声尽数迸出,气氛热闹到了极点。

 

站在选手通道里的周泽楷理了理额前的发丝,他清楚的记得昨晚的梦,是梦吧,但它真的太真实了,喻文州发丝的柔软触感周泽楷现在都还记得。

 

“双方队员握手。”

 

周泽楷微微歪过脑袋看向对面队伍里的喻文州。相比起几年前,喻文州看上去更为成熟了。他有些紧张,心脏狂跳不止,现场粉丝很热情,但周泽楷却觉得自己那震耳欲聋的心跳声比粉丝的尖叫声更大。

 

握手从队长开始,然后双方队员一一握手。

 

终于——轮到周泽楷和喻文州了。

 

周泽楷轻呼了几口气,掏出一张纸巾将手心里的汗拭去,嘴角微微上抬,声音有些低沉。

 

 

 

“你好,轮回,周泽楷。”

 

 

 

“你好,蓝雨,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眼前这位轮回新人,有些愣,对方低沉有力的声音穿过粉丝的呼喊声抵达自己的耳朵,一瞬间,喻文州记起了什么,关于那个傍晚,关于疲惫无力的他遇到了一个陌生却莫名对他充满信心的少年。

 

 

 

喻文州轻咳一声,半眯眼笑笑,对周泽楷说道。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Fin.

 

 

*我果然还是没在零点写完,手动再见。2.2有了这个脑洞,到今天写了59字:)  现在才写完,暴风哭泣。

*希望你们喜欢ouo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喻队生日快乐!!!蓝雨未来的小队长十七岁啦!!!!

 

 

 

 

 

 


 

评论
热度(14)
 

© 爱吃瓜的童禾 | Powered by LOFTER